猫是名词作形容词
我,特别猫

性别男爱好男。
高考奋斗ing
主食轰出。可调戏。
来上我呀喵?
Ծ‸Ծ

© 詹特猫
Powered by LOFTER

【轰出】荞麦面的荞有几种写法?


也是小段子,不成故事。

婚后?

写到最后疑心自己在写出轰。(当然并不



是群里收的图,不知道出处。侵删。



----------------------------------------------------------


荞麦面的荞有几种写法?

文/Giant Cat


(可能还有后续。荞麦面是个框,啥都能往里装,何况还可以吃。围绕着可以吃的东西,我想出多少梗来都不为过。)



一.


有一个事实众所周知,叫,轰焦冻喜欢吃荞麦面。


另一个众所周知的事实比较绕口,叫做:但凡是关于轰焦冻的事情,倘大家都知道的,绿谷一定知道;大家不知道的,绿谷也知道。



好了,大前提,小前提,全了。现在来推结论。


结论很跳,叫:绿谷很擅长做荞麦面。


嘛,不得不擅长。有哪里不对吗?



于是绿谷出久就做荞麦面。做了,自然是给轰焦冻吃。


常吃的,是传统日式冷荞麦面。夏天,就吃凉拌荞麦面,加了爽口的辣子。

哨子荞麦面里有红通通的西红柿,素炒荞麦面里有切成丁的胡萝卜与黄瓜。

味噌荞麦面里啥都能加,鸡汤荞麦面里则只有鸡汤。不过鸡汤熬得好了,自个儿便能入味。



就这样,绿谷掏空心思地换着花样儿,把轰焦冻养的膘肥体壮(笑)。轰就一年四季吃荞麦面。


反正吃不厌。



轰同学吃不厌荞麦面,究竟到何种程度呢?曾有访谈节目,致力挖掘私生活的,问到NO.2英雄的饮食偏好,焦冻同学不假思索:


荞麦面。

有多喜欢呢?经常能吃到吗?

焦冻思索了一下:应该,是“只吃”吧。

诶诶!


那主持人嗅觉灵敏,就这一时半刻的,已然发现商机,马上接着问:


那么,爱吃什么牌子的呢?

……一般都是自己在家里煮吧?

是这样吗!不会嫌麻烦吗?不会吃腻吗?

因为我家烧饭那一块,不归我管,都是我家先生烧给我吃的……大约是我先生做的好吃,所以吃不腻吧?


轰焦冻有点不好意思,认真补充道。他知道绿谷喜欢他发言的时候,一脸郑重地提到“我先生”的表情,因为绿谷同他一起看他的节目访谈,有时候会嘟嘟囔囔地埋怨,“别整天秀给别人看啊!”



节目方没能讹到广告费,很失望。

……不过仔细想想,顶级英雄一日三餐都是自个儿动手做,这里头,大约也有卖点可挖吧?



二.


绿谷出久记起当初最忙碌的时候,两个人都满世界地奔波,作息时间都交错,几天见不到一面。


英雄职业好比医生,来了事儿,啥人权休息权都无济于事。不得不上。一刻不能拖延。拯救,守护,英雄就活在这种世界里。有时候人命和时间赛跑,就打那几秒钟时间差。


然而人偶和焦冻每天忙着给别人打时间差,把自个俩也打成了时间差。——当时是差不多一周后,各种事情告一段落,绿谷披挂着一身风雨急匆匆赶回家,开门就看见轰扭成一团儿,铺在榻榻米上——这人娇气惯了,有床不睡床,小布尔乔亚阶级出身的毛病。


屋里四处只是乱:杯盘狼藉,床单床被褶皱成山谷山脊,衣服仿若完全没拧,滴着水——您大少爷可以发动个性烘一烘吗?您不是姓轰吗?

绿谷出久扶着额踮着脚,从生活用品的尸山血海里打马走过,心中的当年学生轰,那个在半天里铺展出一个井井有条的和风房间的清秀大帅哥,形象轰然崩塌。


最可怕的是垃圾桶里的遗骸堆叠——汤汁淋漓的包装盒啊,天啦天啦都是速食荞麦面。

这家伙这几天就只吃这玩意儿充饥吗!?方便面有营养吗!?吃这些能打跑坏蛋吗??叫个外卖会死吗???

轰君呐你离了咱才几天啊,少爷您的独立生存能力其实是零吗!


绿谷出久呼唤轰焦冻,和声细气:

轰君我回来啦?

绿谷出久呼唤轰焦冻,一唱三叹:

轰……?轰君?

绿谷出久呼唤轰焦冻,毫无起伏,声若雷霆:

轰焦冻!



轰焦冻一脸仙气地滚起来,对着绿谷作势要抱上去,出久君呜哇……

绿谷内心毫无波动,感觉对面十分OOC。久违地,他看见焦冻唇间冒起的胡根,那是岳父大人轰炎司八字胡的浅淡的轮廓。

绿谷觉得,自己俩自从搭伙过日子,对面轰君一日复一日,从刻苦自律好少年向着保温杯配汗衫的邋遢中年大叔死肥宅大步迈进,都是自己骄纵宠溺的错,得负起泽任来。

绿谷就问:轰君,咱们谈一会儿好不好?


不好!我要吃荞麦面!现在就想!想得不得了!

……这些话在轰心里打了个转,没说出口。


轰焦冻像一个老年人一样,缓慢地挪去浴室,洗了个澡,刮刮胡子,整顿衣裳起敛容,又是一条好汉。于是把小手放在膝盖上坐坐好,接受绿谷责问。

不是,物品整理是训练,属于礼仪教养。是,那个是装饰搭配,也是礼仪教育。不是,虽然说是学会了,但是平时家里是有佣人收拾的,其实不必自己动手。宿舍?那个时候啊?毕竟是在大家面前嘛,而且要追你啊,不能留下坏印象呀。


绿谷就很气:现在是追到我了,就原形毕露了?

轰焦冻耐心地给绿谷纠正观念:

不是。现在,我是你的。

再说明明是你追的我。


据说双向暗恋的家伙们,容易有错觉。在一起之后,回想起来,都觉得是别人追的自己。


于是绿谷出久就很招架不住,最后提了几点小建议,比如方便面不好啊少吃为妙啊云云。轰焦冻面无表情,用“你又不是我妈”的眼神,拿他那只灰色的瞳孔盯着绿谷。

绿谷找不到别的话可问,只好说,轰君你饿吗?我去给你下面吃?

轰焦冻听见下面,望着绿谷沉默了几秒,不知道在想什么。

我饿死了。

过了一会儿,轰很艰难地挤出这几个字。



面好了,起来吃面。绿谷板着脸。

我起不来了,要出久亲亲抱抱才能起得来。轰焦冻说。

绿谷感觉非常OOC,但还是把焦冻抱了起来。


毕竟焦冻受了伤。

这件事情,绿谷一进门就看出来了。谁让轰睡得那样诡异扭曲。

你别动,绿谷说。

他扶着轰焦冻坐下来,摆成另一个扭曲而安逸的姿势,然后解开轰的腰带。

你别动,绿谷再次强调。

我喂你吃。


绿谷出久一面给轰焦冻喂着荞麦面,一面用一只手扶着小小轰,吞吐着。吸溜吸溜。

轰焦冻只好像个霍金一样瘫着,好几次想做非分之举,被绿谷出久用“开什么玩笑,这种身体还逞强?这次就交给我吧”的强硬目光给瞪了回去。


我知道你的意思。不要紧的。咱俩都在下面吃,这事儿其实很公平。

绿谷对轰正经解释道。



评论 ( 11 )
热度 ( 74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