性别男爱好男
抖M
喵Ծ‸Ծ

© 詹特猫
Powered by LOFTER

【轰出】在宿舍寻找交配对象有错吗?

想好名字了。

是在宿舍失眠的产物。双向暗恋真好啊。

乱七八糟的宿舍格局。没有遵循原作。

总之不成其为故事。凑合着看吧客官们。

非常抱歉。



---------------------------------------------

【轰出】在宿舍寻找交配对象有错吗?

文/Giant Cat





轰焦冻半夜睡不着,闭着眼数绿谷羊。


一只绿谷羊,两只绿谷羊,三只绿谷羊。绿谷羊们耳朵长长地,顶着乱蓬蓬的绿毛,一只只聚拢来,围着轰焦冻转圈。


十三分钟之后,羊的数目增加到了六百只,一个个咩咩地叫。轰焦冻蜷在中央抱着头,听着六百只绿谷羊的叫声,轰君早上好,轰君真是厉害啊,轰君那也是你自己的力量啊,轰君今天可以陪我吃饭吗,轰君轰君——


……轰君我们来交配吗?



轰焦冻一个骨碌从床上爬起来,十分清醒,充满活力,甚至想要与某人进行激烈运动。


这样下去很危险。



现在,轰焦冻站到窗前吹夜风,试图冷静。宿舍外头,四处只是岑寂,一丝风也没有。轰看到绿谷出久的宿舍还亮着灯,感到疑惑。



轰焦冻不知道的是,上鸣傻子捡了个流浪猫,被绿谷抱去养了起来。


这猫正是那出现在各类传说之中的、像稀奇古怪的个性一样好用的万能(骗婚)道具。捡回来的时候还通体灰扑扑的,后来被上鸣按在水里搓了一小时,如今半边红毛半边白毛分的整整齐齐,仿佛是哪个太太画出来的一样。

(该洗浴过程中,上鸣总计获得八爪子抓痕、一次被扑倒,扑倒的时候吓得差点漏电。——作者注)


绿谷爱煞此猫,托了八百万做了个猫爬架,每天辛苦操劳铲屎喂粮。但他不声张,尤其小心不让某轰知道。他觉得要是被轰知道,他大张旗鼓养这样一只猫的话,一定会被报以奇怪的眼神。


绿谷不知道的是,全班人民抗性已然点满,班长大人已经跨过了碎眼镜的初级阶段、丽日小天使也已经不再用“有奸情”的若有所思的目光盯着自己。总之大家熟视无睹。


绿谷平生习性,晚上不抱着个啥物件就不能入眠。小时候他可抱着欧尔麦特的玩偶,这几日则是得了新玩具,每天晚上搂着欢天喜地。只是苦了轰喵。


轰喵野惯了,本来便不爱被人抱,何况眼前这个家伙每天用一副坏掉了的渴求目光看着自己,仿佛要把自己吃掉;何况眼前这家伙每天晚上先团成一团,把自己裹得紧紧实实仿佛怕被人抢走,弄得自己要窒息;何况眼前这家伙早上起床神志不清时,总爱用各种奇怪的部位在自己身上蹭来蹭去——


到底谁是猫啊真是的。


现在,轰喵嗷地一声,决定揭竿而起。于是整栋楼里,还不能进入梦乡的人,都能够听见一只猫的叫声,如泣如诉。绿谷这时候方才洗完澡,湿哒哒地裹着个大浴巾换拖鞋,正图谋着去捉轰喵抱住睡觉,结果——


绿谷看见,超聪明的轰喵正在研究房门构造,眼见着要开门(白天房门有锁)。绿谷揪住他脖子,哒哒哒拎了回去,丢在床上,开始劝慰。轰喵不想听他念经,满屋子乱窜,而且伸出喵爪,开始扇东西。


——耳郎响香是早早地收到动向的一批人,正插着耳机收听实况,一边转播给丽日御茶子,小梅雨,芦户三奈,甚至常暗踏阴(?)。她们听见绿谷的房间里噼噼啪啪乒乒乓乓,绿谷惨叫着,正大声发表着“轰君请不要再躲啦!”“轰君那边很脏的不可以进那里啊!”“轰君那个是很重要的东西不可以!”“停一下啊轰君!”诸如此类的发言。


大家都很兴奋。



现在,轰焦冻的宿舍离绿谷最近,睡不着的轰,隐隐约约地听见一个像绿谷那么可爱的声音在喊自己,以为自己在做梦。

轰焦冻吹夜风吹到十分之冷静,料定今夜不能入眠,煮起一碗荞麦方便面,又用力捏了捏自己的脸。他听见乒乓之声未停,还是放心不下,于是去敲绿谷的宿舍门。


轰焦冻这下是听见了,那喊轰君的,确实是在这门里。没有太过犹豫,轰开始敲门。很奇怪的,门敲一下就开了,半红半白的猫咪一跃而跳到轰的头发上,自以为找到母巢。轰喵给轰一个救驾及时的赞许の眼神,对着面前的绿谷炸起毛来。


轰焦冻看着面前的绿谷出久。绿谷出久的大浴巾早掉在地上,香汗淋漓,对着轰焦冻满面通红。绿谷反应比较快,在那边慌乱到爆炸地解释着。而轰焦冻的反应比较慢。


反应过来的轰焦冻,反手关上门。咔地一声,这是上了锁。轰焦冻解释说:怕猫逃了。绿谷点头称赞,认为轰君十分之厉害。


接着,轰焦冻酝酿了一下,试图找一种比较委婉的方式来询问绿谷一个问题。


找到了。


轰问:绿谷,你愿意和我交配吗?



-------------------------------------------------------------------


*耳郎很兴奋。大家都很兴奋。

*轰喵很委屈:原来你们是一伙儿的啊喵!

评论 ( 9 )
热度 ( 130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