性别男爱好男
抖M
喵Ծ‸Ծ

© 詹特猫
Powered by LOFTER

【MHA/轰出】关于睡觉这件事情


*热恋中


 ---------------------------------------------------------------------------


关于睡觉这件事情

文/Giant Cat



1.

绿谷快速入眠的本领,是当初在欧尔麦特手下练出来的。


要使课业成绩稳定,能确保进入雄英,又要维持高强度的锻炼。锻炼这件事情,本来是需要充足的睡眠来恢复肌肉的,可是他仅仅拥有几小时的睡眠时间。

于是:

“绿谷又睡着了?站着也能睡着啊?”

“刚一下课,三秒就睡着了,好厉害!”

人们有时这样惊叹。

当然,绿谷那时还不是一个夺目的人。

在耀眼以前,谁也看不出一个人的所有的信念和忍耐。


现在也一样。

焦冻背着出久,向着临时诊所的方向行去。出久的右腿缠了绷带,淡淡的、偏粉色的血迹渗出来。

粉色是好的,证明伤口不深。

轰焦冻还是心疼得要死。

可是劝说无用。那个笨蛋,两颊有雀斑的笨蛋,睁着大大的眼睛对你笑,说没关系的,这是我选择的道路。然后再挥着拳,雀跃地说,我一定会成为欧尔麦特那样的英雄的。

这种时候,你还能说什么呢。


但是我会心疼啊。

请不要受伤。请再多注意自己一点。不要总是冲在前头。不要总为别人拼尽全力。也请,稍微考虑一下我的感受……

我有时宁愿你从未成为英雄。

这些话轰焦冻不会说出来,都烂在心里。只是狭长的眼悄悄顾盼,慢慢低垂下去了。


但是现在轰焦冻是笑着的。绿谷出久趴在自己的背上,他的唇离自己那么近。呼吸带来的暖气,都呵在自己的发上。轰焦冻妄想着揉一下这家伙乱蓬蓬的头发。

轰的耳边能听见绿谷的鼻息一点点变得平稳,然后是隐约的鼾声。

像是那种小奶狗会发出的声音。

至少,绿谷出久在我的背上是安心的。轰焦冻骄傲地想。

他低着头,慢慢地走,注意着不要颠簸到背上的珍宝,希望能把到临时诊所的路变得长一点。


2.

是这样的:

关于睡觉这件事,出久和焦冻刚好相反。


绿谷只要在焦冻怀里,就能瞬间入眠,睡得很安心。

——尽管睡相很差。会流口水,会像八爪鱼一样舒展身子,会像小猫一样打滚。有时候会从床上掉下去。


轰焦冻则是只要绿谷出久陪在旁边,就怎样也睡不着。

————真好看真可爱打呼噜的声音也很好听小小的吸溜吸溜的而且鼻尖还一动一动的像小猫咪一样天哪还有出久睡着的时候原来是笑着的呀为什么会笑呀这家伙为什么笑起来这么好看啊这样子抱着怎么可能睡得着啊嗷嗷嗷,轰焦冻想。


轰焦冻睡不着,支起一只手,托腮看绿谷出久的睫毛一抖一抖。

累了就换另一只手。


于是第二天轰焦冻的脸色很差。一个晚上脑内弹幕停不下来,避无可避地失眠了。

副班长八百万百遇见轰焦冻,很关切地问,做噩梦了吗?

不是,昨晚和绿谷一起睡的。

八百万瞬间传过去一个复杂的眼神,包含着这也能突然狗粮、原来如此、理解理解、请注意身体、请加油轰君等各种含义。

轰焦冻满脸无奈。


然而最麻烦的是和绿谷出久解释。


一脸担忧的跑来的绿谷出久:

轰君你今天一个上午都脸色好差,昨晚没睡好吗?

轰:…………

轰:没事,昨天训练有点累。

绿谷:我今晚抱着你睡吧轰君!我妈妈告诉过我,只要抱着信任的人,很快就能睡着的。

轰:…………


沉默了一会儿,轰焦冻打算豁出去,于是试探着问,

那个……出久,今晚可以不抱你睡吗?


……可以的。

绿谷放下碗,落寞地转过头。

轰焦冻的内心一万个完了完了,前功尽弃,我真傻,真的——

然后绿谷出久突然回头,凑过来,大眼睛汪汪地问,可不可以就抱一会儿?我睡着很快的!轰君可以等我睡着了把我放下来的!


放不下来啊笨蛋!放的下来就好了!


今天的轰焦冻也在因为恋爱的事情焦头烂额。



3.

我们都知道,绿谷出久在某些方面很迟钝。

迟钝的绿谷今天很担忧。他的男友一整天都面色冷淡(请想象一下困得不得了还得强撑精神的表情)。绿谷出久有点慌,以为自己做错了什么①


轰焦冻抱着绿谷出久。

绿谷出久面容严肃地装睡。

轰焦冻无奈地看着绿谷。

然后绿谷出久睡着了。

轰焦冻更加无奈地看着绿谷。


绿谷是在凌晨突然惊醒的。

因为总觉得有什么重要的事情没做,睡得不是很安稳,难得一次半夜醒来。

当然也可能是这次他男友没有再抱着他。

然后绿谷就看见了把枕头叠了两层,方便地支着脑袋,舒舒服服看着自己的轰焦冻。


轰焦冻本来都快睡着了。

轰焦冻今晚已经努力地尝试着,在绿谷睡着之后慢慢挪开身子,保持一个不会听见心跳的距离。

效果比他想象得要显著。虽然还是没忍住,盯着绿谷望啊望并且妄想了好久,终于不是彻夜失眠,慢慢来了睡意。

就在这时,蜷缩着的小小的绿谷突然蹬了一下脚。轰焦冻睡意顿消。

然后就看见绿谷,睁着大大的眼睛,一脸疑惑地望着自己。


轰焦冻抱有侥幸心理,想着迟钝的绿谷大概看不出来自己在干啥。接着想到要消除罪证,放下枕头。脖子甫一移动,咔地一声。

落枕了。

完全无法移动的轰焦冻闭着眼睛,我看不见我看不见。他感觉绿谷的脸凑了上来,感觉到温凉的空气舔舐着自己的眼,那是绿谷出久鼻尖呼出的气息。

轰焦冻觉得面部开始发烫,暗中使用能力,降了降温。

可能是脸红了。这是本能反应,很正常。轰焦冻(强作)冷静地分析着。

不能脸红,轰想。被发现的话,积累到现在的人设就全崩了。

不能脸红。


这时绿谷出久小声问:

轰君,你的脸怎么红了?是发烧了吗?

果然是身体不舒服吗……对不起……轰君……


轰焦冻睁开眼,心情复杂。一方面他对自己的男友的洞察力感到无法言喻的悲哀;另一方面,庆幸不用自己再找什么理由了。

然后他看见绿谷出久的睫毛,一根根纤毫毕现。太近了。

轰焦冻懵了零点几秒,接着打算象征性地挣扎一下,可是迟了,绿谷出久的唇逼了上来。

轰焦冻意识到自己仿佛一片沙漠,仿佛涸泽的鱼。口干舌燥。就在这时有人濡以沫,谁能忍受得了。轰焦冻索取着。

轰说,这次是你勾引我。绿谷出久眯着眼笑。

于是拥抱,翻滚,唇齿纠缠。轰焦冻脑子里噼里啪啦地放鞭炮,两只手在绿谷的背上游走摩挲,最后摸到了臀沟。


后来想起那一夜,轰焦冻会首先想起泉水。

盈盈的泉水。



4.

轰和绿谷都成年了。

轰的失眠好得差不多了。爱人的吻,佐以时间,疗效好过治愈女郎。

一开始,是从什么时候开始失眠的呢?

好像很小的时候就开始了。

可是,是什么时候好的呢?

在等待绿谷击退敌人回家时,轰焦冻百无聊赖,有时候会眯着眼想。

暮光金黄色。


绿谷出久是小天使没错,可绝对不是傻白甜。

他是“意外的头脑派”,远比看上去要细腻。而且一直都聪明。轰焦冻的失眠早已有之,对这件事情,绿谷心知肚明。

在那些夜晚,轰焦冻大声地喊着一些名字,手舞足蹈,试图驱除什么看不见的东西。接着,突然地,一切都停下来,轰仿佛放弃了一般,迅速地衰颓下来。这比喊叫声更让绿谷难受,被惊醒的绿谷,猜测轰焦冻这时候是在梦里哭泣。

“因为他从不在人前表现软弱——哪怕在我面前,也只是偶尔撒个娇——而且从来没哭过。”

“但是人是一定有泪水的,不在这个世界哭出来,就会在其他地方哭出来。”

绿谷爱哭,对这些事情反而经验丰富,有自己的一套理论。


当然轰焦冻是哭过一次的,但是绿谷不知道,其他人也不知道。爆豪看见了,可他当然不会说。

那次英雄人偶伤的很重,轰焦冻自己也战斗许久。把人偶送进医院,困了,半梦半醒间,伏在绿谷身旁哭了一会儿。爆豪胜己就站在病房门口,瞥见此景,沉默了一会儿,悄悄退出去。

(悄悄出去=跺着脚出去的)


绿谷出久不认识轰口中的那些人,但是偶尔能听见原NO.2英雄安德烈的名字。曾经有几次他试图去抱住被梦魇攥住的轰,结果被激烈的推开了。

绿谷出久有时候想象轰焦冻经历过的那个世界,想到轰曾尝试依恋的两个人,第一个人推开了他,以为自己的儿子能像鹰一样,从悬崖上摔下去就自动地学会飞翔;第二个也推开了他,却是迁怒于人,全然源于对其他人的厌恶。

可是轰君做错了什么呢?轰君没有可信赖的人。难怪他不习惯拥抱。这个人只学习过推开人的姿势,抱人的姿势还很笨拙。有时候硌得我很不舒服……


“……好在他闻起来很安心,”绿谷出久想。


绿谷出久从茶子那里借来了心理学书籍,上面有简单实用的方法。过去绿谷坚持着采用第一条,即早安吻+午安吻+晚安吻大联合,坚持了几年,确实是疗效好见效快。


而成年的轰和绿谷可以做更多的事情。有时候他们会尝试第二条方法,也是疗效好见效快。

(书上是这么写的:

“二. 做(喵)爱可以释放压力……和心爱的人在一起,更有助于消除心理创伤……”)


这天晚上,他们做完了两个疗程,来不及收拾任何东西,沉沉睡去。

绿谷蜷在轰怀里。

我提到过绿谷的睡相很差,对吧?

绿谷出久在梦里抱着轰焦冻打了三个滚,现实里也打了三个滚,从床上咚的一声摔到地上,捂着额头,嘟着嘴委屈。

轰焦冻伸出手要拉绿谷起来,酝酿着试图笨拙地说些情话安慰他。

这时月光入户,轰的眼角瞥见还趴在地上的绿谷,瞥见他的屁股上头,慢慢的有一点儿亮晶晶的东西溢出来。轰焦冻的脑子里噼里啪啦又开始放鞭炮。

绿谷出久回过头,观察着轰,于是假惺惺地笑一下,把一只手按在半边翘臀上。


怎么了,轰君?又失眠了吗?



END.


-----------------------------------------------------------------------------


锵锵!!

阅读理解/有奖问答时间!!!

划线句①处,绿谷出久究竟犯了什么错!评论区抢答!

答得好,俺老猫豁出这条命来,明天再逼出一更!



评论 ( 14 )
热度 ( 17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