性别男爱好男
抖M
喵Ծ‸Ծ

© 詹特猫
Powered by LOFTER

【MHA/轰出】关于ONE FOR ALL的使用方法


有车。

*OOC预警

*婚后


顺便稍微自我介绍一下。


总之叫俺大猫好了。

ID是吉安特卡特。Giant Cat,大猫。大型肥猫。

男孩子。性别男爱好男。当然你们一定要喊我太太我也没办法w

高三党。更新看天。

是抖M,很喜欢被调教

可调戏。

会诚惶诚恐地回复各种私信。



----------------------------------------------------------------------------


关于ONE FOR ALL 的使用方法

文/Giant Cat




有一次轰焦冻问绿谷,one for all的效果究竟是怎样的?

绿谷歪着头想了想,问焦冻:“一定要现在回答吗?”


似乎没有理由去拒绝焦冻。他是绿谷最可靠的搭档,NO.2的英雄,有值得信赖的性格与强大的个性。这些都不重要。重要的是,焦冻是绿谷的恋人。


爱人。



焦冻说,那个,总之描述一下吧。就现在。

绿谷委屈地看着焦冻,大眼睛忽闪忽闪。他不擅长拒绝轰君的请求。从过去到现在,一直如此。


当初轰焦冻在食堂众目睽睽之下和他接吻的时候,绿谷感到自己被一种难以言状的感情裹挟,浑身酥软,不能自制,什么也做不了,任由焦冻俯下身子。相较于拿可爱多天赋撩人、把轰焦冻迷得神魂颠倒的先前,绿谷节节败退就是从那次开始的。

接着一次,是轰焦冻偷瞄并且宣读了手背上抄下的、从安德烈办公室搜刮来的奇怪指南里的台词,问道“是否愿意成为我短期的男友,并且在可预见的时期内和我结成民事伴侣关系”的时候,他也没能成功拒绝。

后来轰焦冻在浴室里突然抵着绿谷的额头,用异色瞳紧紧盯住他,右手沾满沐浴露的白色泡沫,一小圈一小圈温柔地搓揉绿谷的会阴,一字一句,问,今天可以吗?

当时绿谷勉强保持站着,期期艾艾地说你让我缓一下,接着扭捏了一会儿,两手撑在浴缸边沿,翘起臀部,向后头望了焦冻一眼。许多的白色的泡沫,从背上,沿一个曲线顺滑落下,向小腿根儿流去。



这一次的情境差相仿佛。轰焦冻用他的异色瞳盯着绿谷,抿着唇,等待回复。绿谷走了一会儿神,想着轰焦冻很好看,真好看,又想起芦户三奈解释过什么是王子。王子的意思是,长得足够帅,帅到足以把所有本来打算描写成搞笑梗的场景全部变成杰克苏风味的少女漫画。

是的,相差仿佛。不同之处,在于轰焦冻提了一个不着边际的问题。为什么要这时候问我one for all的效果呢?应该有更好的机会吧?一定要是现在吗?


但是绿谷又想到,轰君擅长在奇怪的时机,做各种奇怪的事情,不然也不会蓄谋一周、制定严密计划,最后单纯因为忍不住,就在食堂接吻(而且成功),也不会傻到用安德烈这种网络著名直男排行榜前几名书架上的教程去表白(而且成功),也不会在浴室……

嗯?最后一个似乎挺正常的。真是意外呐。


总之我不擅长拒绝轰君,绿谷想。轰君超级厉害、自己超级喜欢他,这些都只能构成理由的一部分。最主要的还是,绿谷做不到拒绝轰焦冻提出的请求,单纯拒绝不了而已。请吃我做的草莓冰沙,请和我接吻,请嫁给我,请被我上,什么的。被那样的一副眸子温柔看着,谁都拒绝不了他口中说出的任何请求吧。



绿谷的脑内剧场看似持续了很久,实际上只过了几秒钟。

睁着大眼睛,望着抱住自己的轰焦冻,绿谷迫使自己进入那个搜集情报、竭力推演的战场思维模式。在这样的特殊时刻,一点点组织着语言,绿谷喘息着,断续着,大致描述了一下one for all的发动条件和表现效果。

轰思索了几秒,说,总之绝对不是简单的增强系。并不是简单地增强肌肉能力、倒不如说根本没有增强肌肉。说是一种状态,可能更合适吧。一定要说增强也是全方位的增强,不论是神经传导速度,还是思维能力、动态视力、本能预警冲动,都短时间里有一个大幅度的增长,否则不可能适应一直持续使用那样的巨大伟力高速战斗的需要。

绿谷的耳根尽是红色。潮红蔓延到脸颊,他闭着眼睛,咬牙切齿,仿佛忍受着什么,于是便把头埋进轰焦冻的胸口,闭上眼。

真不愧是轰君,仿佛本能一样的分析能力——所以说为什么要在这时候问啊!绿谷咬着牙。



客官们可能看明白了。是这样的。

此时的情形是这样的:绿谷跨坐在轰焦冻的身上。因为身体远未习惯,绿谷颤抖着,彷徨无助地试图坐下去。他紧紧扶住轰的肩头。哪怕是稍微深入一点,绿谷从尾椎到头顶都要过一阵电,教他忍不住收缩。

收缩是疼的。


“好一点了吗、出久?”轰捧着绿谷的身子,意识到这件小小的物品如今意乱神迷,除了竭力试图容纳自己之外不作他想,却又过分紧张,全身紧绷。

“出久……?你现在能做到one for all全覆盖吗?”轰突然问。

绿谷没有再追问。ONE FOR ALL全覆盖,他在心里默念,想象着鸡蛋、鳗鱼烧、微波炉、母亲的围裙,轰焦冻。轰焦冻轰焦冻。力量涌上来,不安拭去。

紧接着是短暂地一声——其实并没有——仿佛蛋壳破碎了的声音。失败了。


轰焦冻无奈而且心疼地看着绿谷。不同以往,他知道自己这次没办法阻止绿谷,因为这一次,是绿谷把焦冻推倒在床上,脱下衣裳,露出自己红肿的胸前和亮晶晶的屹立,委屈地向自己投来视线。“每次都是的,”绿谷说,“你不愿意做,我自己来。”

可是,那个笨拙的、不熟练却逞强的也是他。逞强,是一件多么绿谷出久的事情呐。我是什么时候喜欢上这个家伙的?是看到他明明很害怕却总是冲在最前头的样子吗?不是的,还要更早、更早。那个逞强的样子和现在也是一模一样。看见那副模样,谁都会忍不住想要靠近他,保护他吧。

可是也想要玩弄他。就像现在这样,坐在自己身体之上,努力的样子,泫然欲泣的样子。出久。

因为他哭起来很好看,这个理由轰焦冻是不会说的。


轰焦冻的脑内剧场也只是看似漫长,因为听见了绿谷的声音。

绿谷说,失败了。One for all全覆盖,必须保持专心。现在这个样子不可能成功的啦!

再试一次吧出久,焦冻说,攥着绿谷的手。再试一次。

绿谷仍然没有询问这样做的原因。在这件事情上他信任焦冻,可是另一方面却在赌气一样地痛恨于自己的无用。

完全放松不下来。这样子没办法做。这个情况不可能心无杂念的。

绿谷哭出来了,嘟囔道。



轰焦冻低头,贴近绿谷的脸,询问:你现在脑子里除了我,难道还在想其他的事情吗?



ONE FOR ALL,全覆盖。绿谷出久默念。然后他感觉终于放松了下来。自身向下加速滑落,陷进渊薮之中。伴随着异物的侵入感,绿谷感觉到一个肿胀的点被顶撞,又狠狠地划了过去。

一个完满的鸡蛋壳的概念,早已被清晰地打破了。为什么这样还能成功呢。绿谷清楚地察觉到焦冻在自己的身体里,一个侵略性的事实。可是这反而使他安心。轰焦冻在我的身体里,绿谷思考了一会儿,没能理解,但是很幸福。

啊……轰,轰君……嗯啊…………

周遭纤毫毕现。身体内部,外部的各种事情。轰君。一切变得再清楚不过。这就是one for all状态的一个明显作用。绿谷模模糊糊地感到自己被坑了,隐约想起茶子说轰焦冻的天然也包括了天然黑。

但是绿谷对这些事情一无所知,他的注意力不在这儿。绿谷的身体吞吐着,挽留,容纳,仿佛融化一样,绿谷像一只小犬一样不住耸动着他的肉身。


轰焦冻摩挲绿谷裸裎的躯干,牛奶色泽的肌肤。绿谷呼唤着,呼喊着轰焦冻的名字,轰温和地应和着,一声声回答他。


绿谷一口咬在轰焦冻的肩膀。

好狡猾、停不下来了。好舒服。

绿谷舍不得解除one for all。


轰焦冻狡黠地笑出来,变得敏感了吧?




并且夜晚漫长。




END.







【来,让我们一起思考一下欧叔的心情——

  假如他得知他传下去的one for all能力正在拿来用的用途——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评论 ( 15 )
热度 ( 181 )